《香港传奇系列之二》置之死而后生

作者: 阅读:261 发布:2020-06-11

◎殷丽群(文字工作者)

「死亡」本不属于这世界!

圣经创世记开宗明义记载:「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一章1-3节)

所以,「光」照进来是要驱走黑暗;但「『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罗马书五章12节)。「罪」既把「死」带进来,人类历史都被迫服在「死」的权势下,直至如今。

罪引来死亡权势
「死亡」更不属于香港文化!

在这危急之秋,这颗东方明珠正在全球众目睽睽之下,任何的「死亡」与香港扯上关係,都令人唏嘘。自「反送中」行动以来,新闻媒体陆续传出港人自高楼「掷地有声」地离世,甚至一日内出现数宗自杀案,怎不令人对被「罪」拉进来的「死亡权势」感到痛心疾首呢?

这不禁令我想起:位于香港九龙、向来气象蓬勃的尖沙咀于1839年因一个死亡事件,改变了香港的命运,直到如今。

伸冤在主  主必报应
当年七月,一位英商船水手酒后失控,打死了香港村民林维喜,时驻广州的钦差大臣林则徐要英国代表义律交出兇手,对方不肯,还将行兇者送回英国。林则徐遂展开连串抗英行动,是为引爆首次鸦片战争的导火线。结果清廷战败,将香港割让给英国,使这位于南中国的小渔港进入长达一百五十多年的英属殖民地时期(至)。

「林维喜之死」影响香港,时至今日,始终未停过。

林氏的死,当年是国辱,是中国人被「外逐」欺凌。但今时今日的港人重温这段历史,是否会问:「这是冥冥中的安排吗?」圣经有言:「伸冤在我,主必报应」,试问:「上帝有为林氏伸冤吗?」我认为是的。上帝用了很独特的「伸冤法」,不是去制裁行兇者,而是把香港从中国各省份中「分别」出来,在英政府的管治下,成为可以拥抱民主自由及尊重人权的地方,还给林维喜的后代一个超乎想像的「公道」。

后来,这渔港出现一个人物,名叫孙中山,他在此地成立革命组织,最后推翻了因腐败致使鸦片屡禁不止的满清政府,才有今日的中华民国。在过去,香港从贫瘠的小渔港,过度到六十年代以製造业为主的经济体系,再渐次跃升为「亚洲四小龙」、免税天堂及具领先地位的国际金融中心。这连串繁荣景象,竟源起于一位香港小民的枉死。

身为香港人的我会想:「若没有林维喜之死,还会有往后一片『生』机勃勃的香港吗?」是故这不显眼的平凡人物在维基百科留了「一页」之地。

林氏之死,意外地导致西方以民意为本的法治精神根植香港。香港社会向来信赖且重视法治,并拥有独立司法机构来捍卫法治,任何有碍法制稳健的问题都会在香港遭到激烈的评论。我可以想像:当法治的根基被动摇,已故者林维喜可能会气得想「借尸还魂」跑进香港,寻找愤怒的灵魂痛快地宣洩一番。

在这段「反送中」的日子里,可以理解有人因社会动荡而感到抑郁沮丧,当灰心绝望到灭顶时,难免有人想不开成了「高空掷物」,但留下死亡,只令人痛心。

天天为主  勇敢而活
大学时代,曾在青宣大会上听过牧者分享道:「对跟随耶稣的人来说,敢为主『死』没甚幺了不起,敢为主『活』才了不得。因为,为主『活』的人要天天(对自己)『死』!」这话在我生命深处荡气迴肠至今,从未成绝响。现在,看见无数多港人在这骚乱时刻照样勇敢地参与其中表达诉求,我再次领悟:何谓「敢『活』 要天天『死』」的高尚情操!

况且,死有轻于鸿毛,重于泰山。在这最关键的时刻里,任何香港人都不是「鸿毛」,都要稳固如「泰山」般守住理想与信念,一起举目仰望头顶上那片广阔无边的天空。香港居住环境狭窄得可怜,多数港人都似住在鸟笼里;然而,鸟笼的门仍然开着,鸟儿可以自由自在地往上飞,飞得高,飞得远,更有无数同林鸟,他们「自游」地、「拉手链」地,正往共同的目标展翅遨翔。

无论人们与「恶的距离」有多近,复活的基督早已战胜死亡,败坏一切恶的权势,没有人值得与恶「同归于尽」,死亡更不再是人类历史的终极命运。深深祈愿:基督的得胜带领着基督教会林立的香港走进「出死入生」的未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