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传奇系列之四》幽默创意组曲

作者: 阅读:203 发布:2020-06-11

◎殷丽群(文字工作者)

少年时代曾在坊间听过人说:「香港人不忌『病死』,最忌『闷死』!」当时以为是句荒唐话。

后来亲戚们陆续移民美加地区,几年下来,年轻一代都在国外成家立业,长辈们却相率返港定居。原因无他:「闷」!

香港经过这个动荡扰攘的夏季,更多港民萌生移民念头。对于经济条件不俗又有孩子的家庭,移民几乎是当务首选之良策。有趣的是,老一辈的街坊很支持儿女移民,自己却不愿跟着「移」,母亲就是其中一位。原因亦无他:「闷」!

在安舒的英国寄居多年,英国人拘谨有礼的绅士文化是直率坦蕩的香江移民难以融入的。因此,我深明家母与长辈的感受,也更怀念:不在太平山顶、而住狮子山下的「港式幽默」。

克服生活困难的秘笈
香江的幽默文化极尽嬉笑怒骂及讽刺时弊之能事,香港电视节目历来以幽默手法,传神地揭露都会人心的丑态、反击不公平现象及讥讽权威人士,将社会人生百态玩味一番,令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除了娱乐价值之外,「港式幽默」更是克服生活困难及化解人际矛盾的秘笈。

长久以来,香港社会经济不断以超高速发展,这个热闹繁嚣的都市其实包裹着无数再奔波劳碌也「翻不了身」的苦闷灵魂,他们「拥挤」在一起,只为生活而生存着。为了「苦中作乐」,于是练就出一身幽默本领。从七十年代的许氏兄弟(许冠文和许冠杰)到九十年代满嘴「无厘头」的周星驰,「港式幽默」渗透香港演艺娱乐事业,进而深入市民的日常生活里,成为普罗大众调剂生活及面对强大压力的神奇解药。

教会中体验香江幽默
而我是在教会生活中,见识到创意无穷的香江幽默文化。

那些年间,与我一起成长的会友多半来自基层劳动家庭,居住空间狭逼。位于九龙旺区的教会平日开放会堂为读书中心,除了参加聚会,我们都「窝」在一起温习功课,到很晚才回家。

一位全家靠清运垃圾维生的弟兄以「清洁工程师」世家为荣,最懂「苦中作乐」。

有人问他:「吃过饭吗?」他就引耶稣的话,说:「我有食物吃,是你们不知道的。」有个晚上突然下起滂沱大雨,姐妹关心他,问:「你有雨伞吗?」他马上高举双手伸直十根指头回答:「我有两把伞,一把遮太阳,一把遮月亮。必要时,两把一起用。」逗得人捧腹大笑。

弟兄将搞笑逗乐的氛围,带到我们这群背负着原生家庭问题与沈重考试压力的会友中,产生了「骨牌效应」,各人生命底层的幽默感都浮出水面,连我这有忧郁特质的姑娘也「中招」,学会用幽默驱散阴霾。

用幽默感驱散阴霾
印象深刻的是:某段日子,香港连续出现「高空掷物」,我们在教会谈及这些新闻,人心都似铅球般沈甸甸地往下坠。我灵机一动,说:「要在五层楼以上跳下来才会死,五层以下是不会死的。」会友反问我:「你怎幺知道?」我回道:「不相信,你自己跳跳看。」现场即刻爆笑成一团,彷若阴雨后挂起灿烂的阳光,令人重新拥抱轻鬆的心境,继续温书去。

曾见识过一位长辈诙谐逗趣地跟一位绝望的正着手要自杀的年轻人协谈,他表情滑稽地嘲笑自己的糊涂事,后生则听得津津乐道。两人哭笑交集,「肩搂肩」恰若父子,且莫逆于心,明白造物主赋予人生命有无限潜力,一定能走过绝境。后生最后欢欢喜喜地回家去,不死了。

基督信仰更高的生命境界
「严肃」、「僵硬」与「悲情」素来不是香江特产,轰动一时的反送中行动将「港式幽默」的无限创意发挥到极致。先是搬出「李小龙的武术纲领」,本着如流水般「自游」的哲学精神展开街头抗争,强调要灵活流动如水,无法预测且俱高度应变能力。再来是花样百出,唱完「哈利路亚讚美主」,人们拉起手链展示力量,更有激光镭射表演秀、连侬墙、雕塑、街头绘画,以及中秋夜响彻全港的《愿荣光归香港》,实蔚为世纪香江文化奇观呢!

在基督信仰里,幽默被昇华成更崇高的生命境界,就是喜乐。德国信义宗神学家潘霍华因反对纳粹主义被捕,但他在狱中体会出:「基督的喜乐」是经历过贫穷、背叛、钉死十架,最后从死里复活,胜过死亡的痛苦,祂的喜乐是坚韧而非短暂。

这位不满四十、被处以绞死却留下不朽属灵着作的牧师对喜乐的经历令我热泪盈眶,脑海间不期然地涌过使徒保罗及许多为福音受苦及殉道的传道者,他们正对我启示着:真正的喜乐必须踏过苦难才茁壮结实,存到永恆。

也许,上帝容许香港人走过这场风暴,让「港式幽默」经过艰巨的考验,可以提炼成为「基督的喜乐」,使这地的教会及基督徒有更强韧的生命力为耶稣作见证,坚守并捍卫圣经真理,而且把握有限的年日,真心真意爱灵魂,热心传福音。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